大鹏新区户外运动安全管理探索新年迈新步

  • 时间:
  • 浏览:56

  原标题:

  大鹏新区户外运动安全管理探索新年迈新步

  “大鹏半岛户外安全公益救援联盟”成立

  

  深圳新闻网讯 元旦,迎着深圳2018年的第一缕晨光,3500名马拉松跑者在中国最美的山海跑道上完成了新年“第一跑”。在“鹏马”主会场上,已在全国率先为户外运动安全管理破题的大鹏新区再迈新步,由新近成立的大鹏新区山地户外运动协会联合磨房网、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深圳蓝天救援队共同倡议并发起的“大鹏半岛户外安全公益救援联盟”正式成立,未来还将有更多专业社会组织加入户外安全宣传和应急救援的大平台中,为推动新区打造“国际户外运动天堂”发挥一份力量。

  在随后举行的大鹏半岛户外安全公益救援论坛上,救援力量、户外运动社会组织、专业律师等代表就户外运动安全、救援和法律责任等展开对话,对如何厘清户外运动管理中的权利和义务等问题进行了有益的探讨。

  户外运动立法已纳入2018年市政府立法计划

  2017年12月30日,大鹏新区正式成立6周年。新区有着“户外天堂”的美誉,近年来,每年到新区来从事各项户外运动的爱好者超过200万。

  作为“全域旅游示范区”试验区、“国家级旅游业改革创新先行区”的大鹏新区,近两年已在全国率先为户外运动安全管理破题,探索全新的户外管理“大鹏模式”。一是多层次加强制度设计,2017年,新区编制了全国首个户外运动白皮书,提出了“资源分区、运动分级”的管理模式,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大鹏新区户外运动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建立了户外运动联席会议制度。同时,大力推动户外运动立法,目前已纳入2018年深圳市政府立法计划。

  二是多角度开展试点探索,包括采取“互联网+”线上管理,加大警示宣传力度,线下配合加强管理,建立多层次专业救援体系。2017年9月9日,全市首个户外报备系统在东西涌海岸线穿越路线试点推行。截至2017年12月30日,已有4004支队伍在东西涌穿越前通过“大鹏文旅通”等平台进行了报备。

  “青少年户外安全导师计划”同步启动

  大鹏半岛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为户外运动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每项户外运动都存在一定的风险性,加上缺乏必要的户外运动分级机制,户外安全教育基础薄弱等原因,近年来新区户外运动安全事故多发。据大鹏公安分局统计显示,2014年新区户外安全事故接警89宗,救助遇险市民302人;2015年为106宗,救助332人;2016年72宗,救助342人。频繁的户外安全事故救援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给所在地社区和当地政府部门管理都带来了沉重的压力。

  能否将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新区山地户外运动协会与磨房网、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深圳蓝天救援队等联合发起倡议,成立“大鹏半岛户外安全公益救援联盟”,充分发挥专业社会组织的力量,不仅协助政府部门开展应急救援工作,还要深入广泛地宣传户外安全知识,帮助市民尤其是青少年提升户外运动安全素质。

  成立仪式上,新区文体旅游局局长陆飒、市文体旅游局体育产业处副处长李翊、万科公益基金代表刘学燕等向新区山地户外运动协会副秘书长陈洪贵、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秘书长石欣、深圳蓝天救援队队长王磊赠送代表户外安全的登山绳扣,并在大鹏醒狮的引导下一同将登山绳扣扣在登山绳索上,提醒大家“时时不忘安全,处处留心风险”。

  而第五届“鹏马”更设立了“青少年户外安全导师计划”。“鹏马”举行当日,万科公益基金会邀请全球跑者共同捐出步数,并按步数随机出资捐赠相应金额。受赠的新区山地户外运动协会将执行相关青少年户外安全教育项目。

  组织者和参与者是户外运动“第一安全责任人”

  论坛上,嘉宾们就户外运动安全等问题进行了有益的探讨。

  南澳办事处东涌社区党委书记黄伟志介绍说,“很多人不懂得什么时候风浪大,危险大,盲目穿越给我们的管理造成很大压力。”石欣表示,当前户外安全事故救援存在定位难、搜索耗时耗力等问题。王磊表示,其实只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很多户外安全事故是可以完全避免的。

  本身就是资深驴友、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外联负责人以及广东盛唐(龙岗)律师事务所主任的王勇飞律师表示,2017年以来,根据大鹏新区颁布的《大鹏新区户外运动白皮书(2017版)》及《关于进一步加强大鹏新区户外运动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深鹏办函〔2017〕9号)》的相关内容,大鹏新区对户外运动资源进行分区、分级管理,户外运动实行备案登记制度,由此,若能透过这些文件将大鹏新区的特定线路划定为类似于旅游景区的特定管理区域,则可以从三个方面判断驴友自身不负责任行为的责任承担:

  一是驴友的角色?组织者还是参与者?王勇飞律师认为,户外运动的组织者是户外运动的第一安全责任人,户外运动的参与者根据其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二是驴友不负责行为的种类?

  三是如何“买单”?王勇飞律师表示,因驴友不负责任行为导致的救援费用要有多重不同层面的承担机制。

  (张敏/文 安康/图)